「香港人の香港の話」日本名劇作家野木亞紀子 長文表達對於現今香港的想法

「香港人の香港の話」日本名劇作家野木亞紀子 長文表達對於現今香港的想法

曾寫下《逃跑雖可恥但有用》、《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Unnatural》、《圖書館戰爭》等日劇劇本的日本著名劇作家野木亞紀子於昨日(14/6)在Twitter發佈了一篇有關香港的短文。她在文中提及自己在香港回歸前,前往香港工作時的經歷,對香港的印象,以及與的香港人對話內容,並對於香港即將面對的變化留下真誠的感想。

專欄:[日本在香港]
看更多日本在香港的事:日本在香港系列

以下為中文譯文

題:香港人の香港の話

1997年,我因為一個關於「採訪網絡技術最新動向」的節目而在香港逗留了40天。當時的香港已經搶先一步整備好基建設施、電視的on-demand技術已經隨時準備好,年青人之間的手提電話普及率極高,不少人更兼備傳呼機。而創新科技企業就更加如雨後春旬般出硫,是個很先進的地方。

既有高樓臨立的街道,也有掛滿廣告牌的小巷。由於鄰近海邊所以海鮮水產也非常豐富。從高級餐廳到只需大概170日圓就能吃到的美味蝦麵,各種食肆應有盡有。街上有不少網球場;入夜後不論是酒吧還是夜總會都非常熱鬧。種類繁多各適其適,自由之餘既時髦又充滿生氣。 雖然通用語為廣東話,但是以手寫簡單英語、漢字的方式也能順利溝通。

香港的餐廳隨處都可以見到手寫的日語餐牌(雖然上面的日文都好奇怪但反而令人覺得可愛得動不了氣來);電視也播放著SMAP×SMAP(而且是配音版);也有30歲IT公司老闆炫耀著家中日本動漫主題曲的MV集。到日本旅行的人也很多,我覺他們已將日本當成自己親近的鄰居。

我自己一直沒想過要移居海外,但那時卻曾有「如果是在香港的話,應該也可以生活下去」的想法。之後即使因工作關係而走訪各國,對我來說,能夠生活下來的地方就只有香港。說起來,那名為金山的餐廳的「極大椒鹽賴尿蝦」令我們整個工作團隊都迷上了,而且還光顧了好幾次。到現在我還是有機會再吃到呢。

當時我是以助導和助理制片的身份參與制作,團隊中負責協調的工作人員是會說普通話、廣東話、英語和日語的女人,因為年齡相近不時都會跟她聊天。「香港是屬於英國還是中國的? 香港人對英國和中國的想法是什麼?關於這些話題我曾經跟她談了很多。

她認為香港雖是英國殖民地,但大家對於英國沒有特別好惡的情感。不過話分兩頭,大家也從沒有想過歸屬中國。在香港,雖然有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也有從中國大陸走來的人,不過從大陸來的人其實不願提起自己是從大陸來的。比起當中國人,他們更想當香港人。

香港的人很多會說「我是香港人」。既不是英國人,也不是大陸人,由始之終都是以香港人自居。他們根本不能想像回歸後的情況,對此非常不安。回到日本後的七月,香港回歸中國。香港實行一國兩制這回事,對我來說就成了別國的事,因此亦覺得沒甚麼不妥。

不知不覺已過了22年。香港人的身份已如風中之燭。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是對中國有利的制度。在這制度下民主派絕無勝算。一旦今次修正法案通過,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恐怕會節節褪色。香港人將會失去屬於他們的香港。

「屬於香港人的香港從不存在」或許會有人這麼想。但是,屬於香港人的香港的確曾經存在啊。的確是有人曾在這樣的香港生活過。也有人會說:「不喜歡的話可以離開啊」。但香港人所曾愛過的香港,就只有在香港可以找到。

延伸閱讀:突發!東京澀谷街頭活動 香港日本台灣人齊參加「守護香港自由與民主緊急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