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ASOBI崛起之路:2020年日本全年冠軍歌「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的誕生與爆紅策略分享

YOASOBI崛起之路:2020年日本全年冠軍歌「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的誕生與爆紅策略分享

日本Billboard在12月發表了2020年的樂壇成績單,其中以YOASOBI的「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獲得HOT 100第一名。日本網媒現代Business早前邀請了背後支持YOASOBI的兩位製作人員:屋代陽平先生和山本秀哉先生細訴YOASOBI的崛起之路。上回提到YOASOBI Project團隊眾人都以為公開了「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已是YOASOBI第一章的終結,並同時著手第二章「あの夢をなぞって」(描摹那個夢)的製作,沒想到第一章的後續還陸續有來…

延伸閱讀:2020年日本音樂的傳說 YOASOBI崛起之路:製作人解說

YOASOBI崛起之路:2020年日本全年冠軍歌「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的誕生與爆紅策略分享
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Jap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夜に駆ける」成為社會現象

讓YOASOBI Project團隊感覺有反饋的契機首先是YouTube的播放次數。他們最初以一星期突破20萬為目標,很快便達成;再來是一個月100萬,同樣輕鬆達標。他們心想不能錯過這個良機,便急忙安排在12月頭於各大音樂串流、下載網站中推出歌曲,自此「夜に駆ける」便開始在社交平台上廣泛流傳。

在登陸音樂串流平台不久的2020年初,團隊突然收到「夜に駆ける」登上了Spotify Viral Chart第一位的消息。YOASOBI亦以此為契機受到眾多傳媒的訪問邀請,後來更獲邀到「THE FIRST TAKE」頻道上演出,人氣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2019年11月~2020年2月:YouTube播放次數快速增長的原因

原來在Ayase投稿「ラストリゾート」(Last Resort)後「看上」他的除了屋代和山本外,還有廣大聽眾。Ayase的YouTube頻道在超過了1000人訂閱後數字快速增長,很快就突破了一萬人,讓頻道的影片更容易顯示在用戶的推薦影片當中。這樣的現象發生於投稿「夜に駆ける」的一個月前,因此這個成為了歌曲投稿後能在YouTube上廣泛流傳的原因。

除了YouTube外,TikTok也是一個重要的契機。在19、20年的年末年始,以「夜に駆ける」為背景音樂的《鬼滅之刃》MAD在TikTok上大流行,甚至令到喜歡鬼滅的小朋友們一時以為「夜に駆ける」是和《鬼滅之刃》有關的樂曲,不少人慕名到YouTube和音樂網站尋找原曲,成為了歌曲爆紅的另一個原因。

2020年3月~4月:因疫情而獲得人氣爆發性增長

讓「夜に駆ける」進入大眾眼中的契機為YOASOBI在3月至5月大量出演的晨間節目訪問,那時候日本正處於第一波疫情,不少現場演出和CD發售日都因而取消或押後。在那個缺乏娛樂話題的時期,以「將小說變成音樂」為特色的YOASOBI正好填補了話題空缺。小說和音樂正好都是人們安坐家中能享受到的娛樂,加上YOASOBI團隊不刻意隱藏Ayase和ikura面孔的方針,令YOASOBI每次上電視都會在Twitter掀起話題。

2020年5月:出演THE FIRST TAKE

早在YOASOBI人氣上升早期,他們已收到THE FIRST TAKE的邀請,但為了配合YOASOBI第三首作品「ハルジオン」(春紫苑,2020年5月11日公開)的投稿日期,團隊特意將「夜に駆ける」的演唱片段押後至5月15日才公開,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在YouTube等待首播的人數達到35000人,打破了THE FIRST TAKE頻道以往的紀錄。

另外,在YouTube上分享不同流行曲歌唱教學的人氣YouTuber聲樂導師おしら在THE FIRST TAKE公開數天後投稿了「夜に駆ける」的介紹片段,令YOASOBI、「夜に駆ける」兩個版本的人氣再度爆發。

2020年6月:獲得Billboard JAPAN Hot 100 & Oricon週間合算單曲排行雙冠

山本和屋代本以為YOASOBI Project要運行3、4年才會有成績,沒想到第一部作品已在社會上得到這麼大迴響,令團隊改變了往後歌曲的創作方向。山本表示,思考如何製作樂曲才能令喜歡「夜に駆ける」的聽眾一併喜歡上YOASOBI,是他在計劃初期所想到最重要的事。如果照當初的路線推進,在2020年1月公開的第二章「あの夢をなぞって」(描摹那個夢)就佔了很重的位置。

山本解釋,「夜に駆ける」包含了很多十多歲年輕人喜歡的元素,比如帶點黑暗的題材、容易配上舞蹈動作的四拍子等等;相反,「あの夢をなぞって」則是團隊在意識到2、30多歲聽眾口味而製作的產物,曲中加入了很多這個年代的人會喜歡的旋律,並在編曲上採用了band sound的風格。因為2、30多歲以上世代的人很容易將事物歸類為「年輕人的流行」而無意識地拒絕接觸這些事物,因此在曲風中加入他們會喜歡的元素,讓他們覺得「YOASOBI」並不是和他們無關的事物,才不會令組合止步於僅屬於年輕人的流行。

然而看到「夜に駆ける」如此受社會上各年齡層歡迎,YOASOBI的第三首歌曲「ハルジオン」(春紫苑)又回歸到十代會喜歡的曲風,因此不難在「ハルジオン」中聽出「夜に駆ける」的影子。

延伸閱讀:你也是「夜好性」嗎?由ヨルシカ、ずと真夜、YOASOBI三家共同粉絲所想的創意稱號 By CL / 2020-07-02

在那之後的YOASOBI

山本認為最初推出的三首樂曲為YOASOBI打了很好的基礎,充分表現了YOASOBI「將小說變成音樂」的特點,也告訴聽眾YOASOBI的音樂作品範疇之廣。而在7月推出的第四首樂曲「たぶん」(或許)亦帶來了帶點Lofi Hip Hop元素的全新曲風。

9月推出的「群青」則是讓世間知道「YOASOBI還能做到這樣的事!」,包含各種挑戰元素、一邊考慮大眾口味、一邊加入合唱部分的樂曲。雖然YOASOBI有名為「原作」的約束,但它沒有限制到曲風上的變化,令到YOASOBI每次都能為歌迷帶來驚喜。

實體書、電影等多媒體發展

「夜に駆ける」透過網絡而爆紅,但屋代認為必須要保持YOASOBI在音樂串流榜上的優勢才不會讓組合稍縱即逝。為此,團隊決定利用YOASOBI在原作小說和歌曲中來去自如這個獨一無二的武器,一邊推出新曲,一邊以多媒體發展擴充過去的原作。

2020年7月:「あの夢をなぞって」原作中篇小說漫畫化

具體有什麼例子呢?比如在7月為「あの夢をなぞって」的原作《夢の雫と星の花》(夢想的水滴與繁星的花朵)漫畫化,並和LINE漫畫合作,將漫畫電子化外亦加送LINE貼圖。屋代表示這樣跨媒體合作後,確實令到「あの夢をなぞって」在音樂串流榜的排名有所上升。

YOASOBI崛起之路:2020年日本全年冠軍歌「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的誕生與爆紅策略分享

2020年9月:原作小說集發售

除了將較長篇的原作小說漫畫化外,YOASOBI Project團隊亦與雙葉社合作推出了集合了YOASOBI首四首作品的原作小說合集《夜に駆ける YOASOBI小說集》。初回特典更附送ikura朗讀「夜に駆ける」原作的片段。

YOASOBI崛起之路:2020年日本全年冠軍歌「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的誕生與爆紅策略分享

2020年11月:公開「たぶん」實寫版電影

YOASOBI的第三章「たぶん」(實際上為第四首作品)亦被改篇成真人版電影作品,並於11月公開。

2021年1月:YOASOBI首張實體碟發售

而萬眾期待的YOASOBI首張EP『THE BOOK』終於決定在2021年1月6日正式發售。製作人員表示在進行多項跨媒體發展後才出實體碟是因為想充分利用書藉、電影等話題,讓核心歌迷能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將YOASOBI推廣出去。但他們同時亦有自覺,現在的YOASOBI只是以「夜に駆ける」一曲跑紅,世間對YOASOBI本身以及其他作品的認知度仍不足。為了令YOASOBI Project能歷久不衰,製作團隊亦訂立了長期的目標,希望今後能柔軟地嘗試不同的新事物。人氣固之然重要,但他們亦不會忘記初心,繼續挑戰不同形式的創作。

YOASOBI崛起之路:2020年日本全年冠軍歌「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的誕生與爆紅策略分享

延伸閱讀:日本Billboard公佈2020年年間HOT 100 YOASOBI「夜に駆ける」(奔向夜空)奪冠

兩人與Ayase、ikura一同作出的結論

為了讓YOASOBI能夠在聽眾心中長存,YOASOBI Project的四人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要創作出超越「夜に駆ける」的作品。屋久在訪問中表示,要長期在音樂串流榜上留名,說到底樂曲的力量非常重要。就算一個音樂企劃的宣傳工作做得多好,都總有一條必須要有歌曲的力量才能跨越的界限,雖然YOASOBI比其他音樂組合多了一個名為「將小說音樂化」的特徵,但比起樂曲要如何配合跨媒體發展,YOASOBI作為一個音樂組合,最重要的還是音樂作品的質素。

踏入2021年,相信YOASOBI的企劃陸續有來,就讓我們一同期待YOASOBI今後的發展吧!

參考資料:
2020年最大のヒット「YOASOBI」が“異例の大ブレイク”を果たすまで(柴 那典) | 現代ビジネス
「夜に駆ける」で2020年を席巻したYOASOBI、その巨大な可能性(柴 那典) | 現代ビジネ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