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香港人雲姐喺廿幾年前因為日本人男友嘅一句話嫁去日本,

一住,就住咗廿幾年。

雲姐剖白:「其實我唔係因為鍾意日本而過嚟,動漫之類我完全唔識。」

之不過因為愛上咗一個日本男人,「佢問我嚟唔嚟,咪嚟囉!」

 

初來報到,人生路不熟,日文完全聽唔明,雲姐覺得好吃力:

「電車廣播話有咩人身事故,我完全唔知佢講乜!」

雞同鴨講未算最灰心,雲姐諗返啱啱生大囡嗰陣先最淒涼:

「如果喺香港生BB,會有陪月、媽媽、奶奶幫手,

但我一個人喺依邊,親人朋友都唔喺到,

生完個囡覺得好痛,好肚餓,但又冇力煮飯,結果一個人抱住個蘇蝦去食麥當X…」

 

轉變,來自於「食」。

每個人每日都會食飯,但對雲姐嚟講,食就唔只係為咗果腹咁簡單。

「八年前開始教人煮香港菜,最初最初我讀中醫時,同學話叫我教佢地煮中國菜;

後來幼稚園嘅媽媽又請我教佢地煮東西,就一路教到而家。」

通過食,雲姐認識咗好多志同道合嘅朋友,大家一圍埋一齊就係講食經。

識到自己嘅朋友,有自己嘅生活圈子,雲姐慢慢笑番:

「最艱難嘅時候已經過咗,而家做到自己鍾意做嘅嘢,覺得好開心!」

 

一個地方嘅食物,往往都受到當地嘅歷史同文化影響,廣東菜亦都係一樣。

雲姐堅持教人煮餸時,唔只教大家點樣煮得好食,

仲會同大家講歷史,講文化:「糖不甩係是東莞、鄉下嘅甜品。

嗰陣相親如果兩面都覺得有意思嘅話,就會上一道糖不甩。」

雲姐笑言,依啲歷史可能連土身土長嘅香港人都未必識!

 

八年來教日本人煮香港菜,又教香港人煮日本菜,雲姐話:

「原來我可以用自己嘅知識,同我嘅語言,去幫助兩個國家聯繫埋一齊,

我覺得自己喺文化交流上,好像盡了一啲力!」

原來人在異鄉,作為一個烹飪導師,最快樂嘅事情,

莫過於可以教識外國人做自己家鄉嘅餸,分享同一份味道。

 

想留意更多有關雲姐嘅烹飪心得,大家可以like佢個page人在東京 雲妮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