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無價 珍惜街景

京都是一個千幾年的古都,古樸的街景就是構成京都風味的重要一環,所以京都人很珍惜他們的街景,京都市也很鼓勵人們保護舊建築,援助市民翻新舊屋。離開香港遠赴京都,在建築設計公司FHAMS任職建築設計師的Rosly說:「其實在這裡做裝修的價錢,跟建一幢新房子的價錢差不多,但是這樣就會令京都的味道徹底喪失。很多京都人都重視歷史文化多於經濟效益,所以他們不會輕易就選擇便宜的方案,而犧牲他們原有的歷史。」

 

四面牆以內 是生活的舞台

建築物外觀要融入街景,室內設計同樣要顧慮到客人的生活習慣,不能家家戶戶一式一樣。Rosly說:「在香港可以建建築物的,通常都是大發展商;香港的建築大部分都是倒模式設計,或者是高樓大廈之類。但是在日本,普通人成家立室,他們所立的室就是建一幢房子,因此在日本多很多計設小型建築的機會。」Rosly每次跟客人開會,都會了解客人的習慣、生活模式,再度身訂造設計他們的房子。從室外到室內,到家中的裝飾、設備,每一個細節她都要一一考慮。「我會想像,這個地方成為會成為他們生活的背景舞台、成為他們回憶的一部分…一想到這裡,就覺得這工作很有意義。」

 

風味旅館 延續旅程

除了住宅之外,Rosly也會設計旅館,而旅館設計的重點,同樣是如何去保留歷史風味。Rosly指:「一個遊客去旅行,如果只是住普通酒店的話,離開酒店那刻就是旅程的開始,而回到酒店的那刻是旅程的結束。可是如果旅客在這些旅館留宿的話,他們回到旅館時同樣可以經歷京都的風味。」一個旅程的完結,不應在回到旅館的一刻就宣告結束。

 

與其投訴 不如直接溝通

設計出一幢客人滿意的房子固然為Rosly帶來很大滿足感,同時京都人的習慣,也是Rosly愛上在日本做建築設計的原因。京都地方狹窄,小巷左右交織,房子與房子幾乎零距離接觸,所以少少噪音也會滋擾到左鄰右里。在香港,如果樓上裝飾太吵,我們大都會到管理處投訴,讓中間人出面表達自己的訴求。Rosly就更欣賞京都人的做法:「如果我們騷擾到他們,他們不會去投訴我,而是來到地盤跟我們聊聊天,直接說我們吵到他,請問可不可以靜一點?」這種互相溝通、互相尊重的關係,令Rosly感受深刻。

 

在平衡時空 實現夢想

在日本做建築設計,看到客人真如設計時的想像般生活,Rosly笑言「覺得像夢境成真!」不過在日本實現夢想的同時,Rosly也有點患得患失:「當你見到日本有些人有些事做得這麼好的時候,你會有個憧景或者想像,香港在另一個平衡時空,會不會好像日本那麼漂亮、那麼整齊、那麼乾淨,人們又互相尊重?」一想到這裡,Rosly覺得很可惜:「這些東西其實香港原本有,可以有,但是我們現在要在日本才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