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道行射時,應該要『無我』,放下自我和執著。」來自香港弓道協會(HKKA)的鄧棨翔(Kelvin)眼中的弓道頗具「禪」味,他學習弓道約5年,除了追求技術的進步,更重視精神修養的學問。弓道練習的過程講求反覆的練習,雕琢射技。長時間的修煉下,每一個基本動作都已需要重覆逾千次,故修練弓道必須付出耐心與堅持,Kelvin坦言過往心浮氣躁的個性已磨練得更有耐性,亦從不斷的自省過程中學習面對自己,把「射求正諸己」的態度由道場帶到日常生活中。

 

弓道歷史源遠流長

弓道遠於日本遠古時代出現,是日本傳統武術之一。在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政府曾一度壓制傳統武道,加上日本國民對弓道等有軍事意味的傳統武術反感,令該時的弓道發展頗為緩慢。幸好當時有一群熱愛弓道的弓道家堅持,在他們的努力下改革弓道,引導了日本社會重新定義弓道,釐清了「武道」與「武術」的概念,更肯定了弓道對現代教育的意義,令其成為超越武術範圍,鍛鍊身心的武道,逐漸成為向世界宣揚和平之道的媒介。

 

鄧棨翔視弓道為一生的興趣

「我一直想學習一項能持續到老的興趣。」Kelvin在中學時已對弓道產生興趣,但當時香港未有正式教授弓道的地方,故待香港弓道協會成立後,他終可一圓所願,學習弓道。Kelvin自言以往的個性較易急燥,處事容易三分鐘熱度,經過弓道的熏陶下,心境開始變得平和,亦學會了持之以恆「每一箭都像鏡子,反映出射手當時的精神和心理狀態,所以弓道是個自省的運動,做得好或差是個人選擇。而行射時不能有太多的自我,因為腦袋思考什麼都會影響行射。」所以Kelvin行射時盡量專心,把目光聚焦於本身,以保持高度專注的狀態。

 

HKKA舉辦體驗班給有興趣的人士(圖片由HKKA提供)

鄧棨翔:弓道不應存比較心

「射箭很容易有比較心,看到別人箭得較好就會妒忌,但弓道會提醒你,應著墨於自己身上。以往少不免會與人比較,容易失落或驕傲。我學習了弓道5年,還是這一年才開始領略到自省這道理。」由於弓道是個注重古典禮儀與武道之美的運動技藝,提倡「射求正諸己」,即使未能命中,也不能埋怨他人,反而應該反省自己,找出缺點加以改正,從而加深對自己的了解,是個品德自省的引導方式。

 

Kelvin認為弓道是一生的課題,需要不斷學習

弓道特別之處 追求個人修養

弓道異於大多數運動,不同於現代奧運射箭競賽運動,弓與箭仍保留古時的模樣,未有加裝人工瞄準儀器。整個運動除了技術上的追求,亦講求禮儀,但也非只遵守規則,重心在於個人心態及個人修養的追求。當中最高境界是追求「真善美」,「真」是指做出最接近弓道教本的動作及指示,完成整套動作直到行射;「善」是道場上人的關係,培養人與人間的相互尊重,融洽相處;「美」是服裝,姿態上的追求。

弓道是一生的課題

「我認為學習弓道最困難之處,是不要讓自己懶散。」Kelvin指出弓道每一個動作都需持續用力,即使只是步行或站立,也有一定的規範或需要用力的地方,如行射前的跪禮,跪下時,左膝需微微提起,這個動作可能要維持好幾分鐘,即使站立都需挺起胸膛,時刻都要警戒自己。「不過做錯也是必經階段,事後懂得改正就可以了。」由進場到行射,雖然只短短數分鐘的光景,卻呈現著該射手過往累積的射技、禮儀、人生態度及想傳達的訊息,如Kelvin所言,弓道是一種「自由」,也是一生的課題。

監製:林紫童
撰稿:何佩欣
攝影:陳文樺,高卓恆
剪輯:高卓恆

 

Still.ink | 影像.文字.說故事 大千世界,唯文與影。

每周一集與你從影像與文字理解世界。

網址: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