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中強迫天生棕髮學生染黑髮被告上法庭  反對強制染黑髮運動事件

有別於歐美等地較自由的校風,日本大部分學校都需要穿著整齊校服,甚至配戴指定的書包。不過,日本中學及高中對學生的髮色管制素來引起巨大爭議,2017年更有天生棕髮的高中女生因髮色而被屢次學校處分及停學,最終告上法庭。對今年5月日本非牟利組織Florence發起聯署請願,近2萬名日本及海外人士參與,希望能喚起學界及日本社會對「外表統一」傳統和「個人化」人權的關注。

日本NPO促廢除染黑髮指導 都教委承諾不會強推指導

關注兒童相關社會問題的日本非牟利組織Florence於2019年5月8日發起「#這頭髮就不可以嗎?廢除染黑髮指導聯署運動」(#この髪どうしてダメですか? 地毛の黒染め指導はやめてください 署名キャンペーン),直至7月26日共收集到約2萬人聯署,當中包括1,925名海外人士的支持。東京都教育委員會教育廳指導部回應:「有關頭髮指導,需要慎重考慮學校、學生、家長之間的關係,並妥善對應。都教委不會推行任何染黑指導。」然而,有關進一步將指示上載至各學校的網站的請願要求,則仍在進行中。

Copyright © 2019 NPO Flo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

天生棕髮學生控校方強制染黑髮 追討220萬日元心理及身體創傷賠償

有關黑髮指導的爭議,一名就讀大阪府立懷風館高中的三年級女生,於2017年因校方強迫要求染髮而向大阪地方法院提出訴訟,和校方追討220萬日元(約16萬港元)賠償。

根據每日新聞2017年10月報導,該名女學生自2015年入學開始,因天生髮色偏淺,被老師要求每1至2星期染髮一次,到了第2學期更被要求每4日染一次。老師更出言侮辱,問她是否因為單親家庭出身才有一頭棕髮。長期染髮導致她的頭皮及頭髮受損、皮膚紅腫、及心靈受創,更曾在上學期間因壓力過大引致呼吸困難被送院。

© 2019 Forbes Media LLC. All Rights

老師以髮色不合規格為由處罰她,包括不允許參加文化祭活動及修學旅行等。2016年9月,一名老師警告她:「假如你不將頭髮染黑,就不要再回來學校了。」女學生自此不回學校,學校遂於2017年4月將她由出席表除名,並對外公佈她已經退學。根據美國雜誌Forbes報導指出,當時學校曾回應女學生的代表律師,即使學校有金髮的外國留學生,我們亦會同樣強制他們染黑。

東洋經濟新聞指出,大阪府教育部則在聆訊中強調校方的做法適當,堅稱最少3名老師發現少女髮根較深色,加上向其就讀中學確認少女曾染髮,判斷她屬天生黑髮而要求她染回自然髮色。

東京都教育委員會負責人就此次的事件稱:「如果屬實則難以想像。原本的髮色指導目的在於讓學生保持天生的髮色,而不是讓所有學生都變成黑髮。」

該名女學生的訴訟至今仍在進行中。

Copyright©Toyo Keizai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先天髮色登記」成保障? 細數其他難以理解的日本校規

在大阪訴訟中,部分人指出該校並沒設有「先天髮色登記」(地毛証明書),令女學生得不到公平對待。「先天髮色登記」是為了採取措施防止錯誤的髮色指導,讓學生提供童年照等證明,登記學生的天然髮色。根據英國The Telegraph報導,東京都約6成都立高中設「先天髮色登記」,部分大阪府立高中也推出了天生髮色的登記制度,但懷風高中並沒有這一措施。

© Telegraph Media Group Limited 2019

日前神動新聞引述,武庫川女子大教育社會學西尾准教授訪問市內8間中學學生,當中有不少難以理解的校規。包括必需穿白色內褲的中學、高中,冬天亦禁止穿著襪褲,夏天需穿上悶熱的長襪,和強制修眉。教授指出老師從沒解釋為何訂立該校規,而學生亦認為無法向老師申訴,是現在教育的問題。

日本社會需隨時代進步 無理校規必需改變

P&G期下的日本美髮品牌Pantene於今年4月發起「#這頭髮就不可以嗎?#先天髮色登記#HairWeGo」(#この髪どうしてダメですか?#地毛証明書 #HairWeGo)企劃,超過1000名中高生及老師參與問卷調查,近9成學生及老師皆認為需配合時代,改變髮型相關的校規。

© 2019 Procter & Gamble AdChoices

日本求職網站Mayonez指出,黑髮在日本社會中代表認真穩重,對於正式場合,例如求職甚至洽談公務時是較合適的髮色,以明亮的淺色頭髮示人則被視為失禮,不少日本人會特意為正式場合而把頭髮染黑。染黑是一種象徵,顯示自己願意成為團體中「合群」的一份子。

Mayonez[マヨネーズ]|IT人材のためのキャリアライフスタイルマガジン
兒童人權專家 同志社大學大島佳代子教授在關西電視台節目《報導LINER》中指出,強制他人將天生的身體特徵改變,侵害了憲法13條保障的自主權。校規認為黑髮便是良好的看法,不但很奇怪,過嚴的校規亦促成了欺凌問題。

雖然在NPO和企業推動下,日本東京及大阪學界對髮色等外型的關注開始了一點改革,然而由公立學校推及至私立學校,以至職場,相信仍需要更多時間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