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聲之形」】「君の名は」的勁敵?認真你就輸了|無劇透「聲之形」評論

要數近期大熱電影動畫,不是「君の名は」就是「聲之形」。「君の名は」毫無疑問得到各界肯定,那「聲之形」呢?很遺憾,如果你想看的是「聲之形」的好評的話,這一篇恐怕會令你失望…
 

 

單刀直入,「聲之形」不論從影響力/話題性而言,抑或從作品本身的優劣來講都無法跟「君の名は」匹比-這就是對標題作出的答案。假如你認為筆者對聲之形有偏見或者惡意黑這部作品的話,請你細心看下去。俗語有云「百屌成材」,作為一位京阿尼的忠實fans,筆者比任何一位都想吹捧它的作品,但唯獨今次實在希望一談京阿尼將聲之形動畫化的失色之處。當然筆者也希望大家進埸支持京阿尼,相信你看過這篇文章後,抱有「沒什麼期待」的心態觀看反而能避免期待落空從而享受這部電影。

 

在認真評論這一部作品之前,先想一想看「聲之形」的會抱著什麼心態進埸的呢?
.作為京阿尼的忠實fans,希望再次欣賞到京阿尼在作畫、人物感情表現上的細緻演出。
.作為「君の名は」的觀眾,希望能夠看到一部跟它不相佰仲的感作動品。
.作為「聲之形」的原作fans,希望能夠看到一部能夠將那份感動重現於電影銀幕上。

 

筆者就是前兩種觀眾,尤其是第一種,基本上只要比現「京阿尼」三隻字就能夠吸引到筆者的目光和銀包,就算是大眾差評的《甘城輝煌樂園救世主》都會希望為京阿尼辯護一番;但到底為什麼一位如斯忠實的fans要寫一篇文章數本作的不是呢?簡單而言,這部作品都無法好好的回應上述三種觀眾的期望。

 

所謂「期望愈大,失望愈大」,對作品抱有無比高的期望使自己期望落空,對作品差評的觀眾本身需要付上一半責任,正如你希望「進擊的巨人」所描繪的是無能人類對抗怪物的故事,又或者是一部含豐富政治隱喻的作品的話,看到主角化物為巨人時當然會感到核突,但注意作品單單不符合你自己的期望並不足以構成一個合理的批評從而貶低作品本身的趣味,那就正如當你期待西瓜是酸的時侯,無論眼前是一個多甜美的西瓜都無法滿足到你,但這是西瓜的錯嗎?

 

筆者當然明白上述道理,亦多次在自己的文章裡一提再提,所以本文並不會深究「聲之形」有多不能滿足自己的期望,而是從客觀角度分析本作為一部漫畫改篇動畫有什麼做得不足的地方。

 

「聲之形」顯然不是一套一文不值的作品,糞作的話早就失去大家評析的價值,所以「聲之形」的優秀之處要數還是有的,在此就引用幾個網上的好評講講,之後再慢慢的訴說它有什麼值得改善的地方。
 

 

大家可以在以上感想中看到一個共通點,就是「感動」。但注意一部令人感動的作品也有優劣之分,日文有一隻詞稱為「感動ポルノ」,該詞本源於殘疾人權利家史黛拉·楊,但流到日本時卻變成範指通過刻劃各種問題角色慘痛的勵志經歷從而造成感動效果的作品,被認為是一種消費有問題/殘障人士的行為(不單間接影射殘障人士「應該」如何做如何做的意識,更利用「感動」氣氛蓋過殘障人士被逼克服社會造成的各種不利環境的事實。「聲之形」竟然會被捲入「感動ポルノ」的爭議之中(筆者不完全認同這個看法,請看到最後),以下是一些引述:
 

 

在上述的批評之中,聲之形都被認為有消費聽障人士,和透過慰撫欺凌和被欺凌者的所謂「感動」作品。雖然筆者不滿意本作的表現,卻不認為聲之形是一部用意負面的作品,有讀過原作的讀者都知道,聲之形是一部透過描述各個有血有肉的角色的各種經歷,大家透過自我改進和互和磨合從而得到改變的勵志作品,而非一部騙眼淚的廉價作品。然而日本網民有如此想法亦非無從理解,筆者認為問題就出於動畫而非原作身上。

 

抽空主線
有看過原著的讀者應該都知道男主角石田跟其他角色之間有連繫是有原因的,而這個原因幾乎可謂一線主軸貫通「聲之形」整個故事。然而,京阿尼卻放棄描述這條主線,嘗試透過其他原因集結角色們,可惜整部劇埸的視感頓時變得鬆散,埸景與埸景之間失去應有的連貫感,能作品的故事轉折顯得不自然,令觀眾未能投入,造成抽離的感覺。隨著主線的消失,不少重要的線索都一去無縱,從而令整個故事略顯單薄,日本網民口中的「為感動而感動」。

 

埸景轉折不自然
一部好作品會讓觀眾自然的走往故事的各個時間點了解劇情,以同為京阿尼之作「Clannad」,又或者最近大熱的「你的名字」為例,前者儘管前者由主角的中學時代講到他成家立室,卻能清楚的帶同觀眾更主角朋也一同成長,所以過程中大家都能夠代入朋也的情感,共同感受他的喜怒哀樂;後者則只有不足兩小時,卻能夠將整個故事擴展至整個城鎮,到最後收縮回男女主角本身,當中更交待了故事獨有的時空設定。兩者都能夠自然的帶觀眾進入其世界,一步步的引領大家了解作品的起承轉合。

 

然而,京阿尼的埸景轉折實在過於核突,令觀眾不時感到不自然,造出「出戲」的觀感。前一秒在講事件A,下一秒就跳到另一個埸景講述事件B,不單沒有令觀眾代入角色的感受,甚至會造成觀眾的各種困擾,有種「追不上情節」感覺。

 

筆者明白京阿尼只有短短兩小時,要講完一部有六十話的作品確實有難度。不過這並非一個能夠為埸景核突的轉折的充分解釋,假如時間不足從而對劇情作合理刪減確實無可厚非,但連敘事手法都變得奇怪就令人有點不解,始終京阿尼向來善於表達故事,流暢的敘述事情,此點確實令筆者失望。
 
 
要筆者用一句話形容的話,就是「節奏慢而轉折快」,此話乍聽之下似有矛盾,不過放在本作裡卻講得通。「聲之形」是一部透過講述不同經歷從而加深角色性格,令其有所成長的作品,京阿尼雖然嘗試保留各種事件,並將節奏拖慢為事件作敘述。了解京阿尼的讀者會知道京阿尼擅於利用埸景中各中細節(如風景、人物細緻的面部表情等)營造氣氛,京阿尼在本作中亦一如以往的將各種埸景的意境昇華,可惜由於電影本身已經省去大量細節和背景,令觀眾跟本不能夠代入甚至明白角色情感,令故事裡不少風景的描繪都淪為單單的風景畫,此亦是網友吐槽本作太多對「天空」和「河水」的描繪都不明所以。當然,每件事拖慢敘述的後果就是時間更顯短缺,使事與事之間的轉折沒有得到充分說明,轉折快得令觀眾難以消化。

 

人物性格單薄(含劇透)
人設可謂一部作品的靈魂,套用富奸說過類似的一句話,寫不出好故事就寫出好人設,由人物來推動故事。一個優秀的人設顯然是立體的,尤如一位有血有肉的人,內心的想法跟外在行為並非完全吻合,性格有其兩面。例如「低音號」裡的麗奈就是一位成功的人設,表裡不一的性格獲得觀眾共鳴,其難以猜測的內心想法的特徵亦成功吸引大家愛戴。「聲之形」原本也是一部有出色人設的作品,映射現實中有各種煩惱的人,然而京阿尼卻刪掉一些對角色的描寫埸景,令角色性格顯得極其單薄。例如女角色川井,在動畫版本中她只是一位攻心的噁心女人,但其實她一樣有自己的故事,漫畫的川井有得到更多的直接描寫,並不是一位擅於攻心計的角色(雖然同樣噁心),正因缺乏這些對角色的描述,令電影中人物邏輯變得奇怪起來,例如最後川井跟西宮相擁的一幕,在沒有理解其心境下觀眾基本沒可能明白川井行動的理由,尤如另一個人格一樣。男主角石田在橋上爆發亦為同樣例子,雖然故事早有隱略帶過他一直在自責,但在觀眾沒有清楚他認為自己未償還以往的罪孽的前題下,觀眾要理解他的行動理由是有一定難道的。
 

 

在看漫畫前,筆者很討厭植野,看漫畫後,卻最喜歡植野。在漫畫裡植野可謂在眾角色之中最為立體,最為寫實的一個,然而失去某些情節的動畫版下,她只是個壞角色而已。植野從少到大做任何一件事都有明確的理由,並且能夠在局外看清楚狀況。在看漫畫的過程中,儘管你不能認同她欺侮西宮,卻至少能夠明白她這樣做的理由,從她開首有試過幫助西宮到後尾欺凌西宮都有著自己明班的原因,她走的每一步都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而且從不後悔。可惜這樣可愛的植野並沒有在電影裡充分的表現出來,就連她事隔多年依然鍾愛男主,又或者突然邀請西宮坐摩天輪的理由都沒有好好交待。
 

 

另外,基於其他角色沒有得到充分描寫,原來重要的角色頓刻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真柴就是一個完美例子,刪減他小時侯的故事後,不單他對男主感興趣的理由都變得含糊,連他的存在意義都難以說清楚。加上作品之中有不少角色之間的對比,例如真柴以至川井和植野所抱持的不同的「正義感」,又或者男女主角各方母親的管教方式(放任vs干預)都沒有充分表現出來。
 

 

最後女主角的描寫亦是嚴重不足,西宮在動畫裡並沒有什麼內心讀白,加上她不能好好說話,基本上觀眾都不能夠猜想她在想什麼,變成一個虛假的角色-即使任由別人欺凌,依然笑面迎人,向人道歉;對石田也是無限度的寬裕他,到最後「原諒他」的情感竟然變成「愛上他」的戀情,中間的轉折亦是難以理解,外人看下只是一個毫不反抗的笨品而已。不過原著可是有好好的交待她內心的想法,她「不反抗」的原因亦有好好表明,只可惜對動畫版的觀眾而言是一個謎。而且省略「電影製作」的劇情後,西宮對石田入院後,主動所做的一切隨之被減去,變得一個長期被動的「喊包」。

 

結語
透過以上幾點,儘管筆者不認同本網民會將電影「聲之形」形容為「感動ポルノ」,卻是不難理解他們為何有這個想法。
 
 
筆者一直相信京阿尼的實力,即使朋友告知自己這部電影不值期待,筆者亦堅持相信京阿尼能夠製作出一部跟「君の名は」同埸競技的動畫。可惜最後成品強差人意,當妳要數京阿尼是次出色之處要多少有多少,隨手上Yahoo影評就能看到不少。然而「愛之深,責之切」,筆者撰寫這一篇文章並非希望大家厭惡京阿尼,反是希望想大家知道京阿尼的實力不只如此,不要對其失去信心。但願之後的「紫羅蘭」能讓筆者再次撰文吹奏京阿尼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