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美食家食評

 
小弟呢幾年成日來往日本公幹,係公幹,有時夜晚晚飯或者宵夜,都會去同一個地方,呢個地方比我嘅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每次嚟到呢間鋪頭,我都會搵返相熟嘅嘢,上次搵開邊個今次都係搵返邊個。因為我覺得呢個先係呢間鋪頭嘅招牌菜。價錢公道,又有嘢飲送。總好過叫咗其他嘢,但來到又係兩回事,但又俾多咗錢,做咗傻仔。
每次嚟到呢間鋪頭,都會聽到公式化既歡迎口號「而啦沙而媽些」。雖然亳無感情,但係會俾到你一個感覺,對,你無去錯地方。
係花花碌碌既前檯面前,作為只識少少日文嘅我,都係會睇圖做人,搵返我要搵嘅嘢,然後俾錢。
俾錢之後,就拿拿聲找一個左右無人既位置坐低。
服務員又係一個後生女,但係唔靚,自從第一次見過一個做 part-time 既靚女之後,每一次都令我失望,今次都不例外。
過咗幾分鐘,我要嘅嘢終於黎到,面對熟悉嘅招呼,凌亂嘅擺設,我開始挑起食慾。
為咗盡興而返,我慢慢欣賞佢嘅媚態,佢身上一股熱氣加香氣,已經令我流口水。忍唔到了,我依家就即刻想擘大口食咗佢落肚。
終於送到入口,舌尖感受到呢一刻,再加上滑滑嘅口水,一種無名嘅快感,由舌尖衝上後腦,感覺似曾相識。
我嘅舌頭係口腔裏面慢慢蠕動,再慢慢溶化,加上口水嘅化學作用,你就會有癡立立嘅感覺。
我一口一口咁品嚐,忘我嘅境界,已經忘記咗身邊嘅人點睇我。慢慢,她身上一層一層嘅外物,已經慢慢俾我吞噬,一絲不掛。
激情過後,我問自己,仲會唔會有下次,面對面前剩低嘅軀體,我好肯定,會。因為我冇錢,而今次只需440円。
 
 
唉呀⋯⋯留左隻蛋唔記得講添!